快捷搜索:  三和  三和大神  高傲妹  林晓  高傲  三和红姐  基佬  小黑
三和大神网

未被识别的过渡客体:红姐的赌瘾(3)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承当生命实相】
承当生命实相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①会,
②愿,
③敢。
“会”指的是知道了生命的实相(比如别人告诉),或知道借助哪些工具去发现生命的实相。
“愿”指的是愿意去了解、去知道、去探索生命的实相。
“敢”指的是有勇气去接受生命实相对自己心灵的冲击、撼动、及拷问。
 
当一个人失去了所有、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时,她就愿意、也可能在鼓励之下有勇气、敢于去承当生命的实相。在这个时刻,就需要有人来教会他,如果她不“会”的话。
这个“她”有可能是红姐,也有可能是你;这个“人”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别的,比如一本书、一句话、一件事、或另外一个人。
 
如果知道生命的实相,会让你失去自己认为珍贵的东西,或者改变拥有这些东西的体验,这时你一定不愿意、或不敢去承当生命的实相,甚至不愿意知道生命的实相,去否认已知的生命的实相。这是一个碳基芯片的正常反应。
(人类的大脑,其实就是一块BUG不断、经常宕机、却地球上能效比最大的碳基芯片)
 
【不适合承当生命实相的人,才需要过渡客体】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用过渡客体。有些人终其一生,也必须借助于过渡客体,来舒解、或掩饰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情绪感受。
 
那些不同时满足①②③三个条件的人,需要过渡客体;要想挣开心魔的束缚,终结对过渡客体的依赖,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①会:知道生命的实相,有能力知道生命的实相;
②愿:愿意承当生命的实相;
③敢:有勇气承当生命的实相。
 
这三环,缺哪环,你就补哪环,三环全缺三环全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红姐的赌瘾,是:
①一种诡异的移情和不为人所识的过渡客体,
②一种未识别的强迫症,(强迫式重复),一种自己未意识到的未完成的需要反复体验的情感,(未完成事件、未竟事件、或者说未完成情结、未竟心结),
③这种体验背后是童年时从未被满足过的婴儿爱的潜意识需求。
 
 
老哥不才,为了导入英国著名儿科医生、精神分析师温尼科特创造出来的“过渡客体”这个概念,需要全文引用下面这篇文章,请耐心阅读:
玩具、游戏与过渡客体
文:冰千里
你的孩子有没有一个玩具,是他特别喜欢,睡觉都要放在床边,都会随身携带,以至于长大依然不舍得丢弃。
孩子与你分开,你有没有给他个礼物,至少一个吻或拥抱,这个时候的吻、拥抱、礼物都属于特别的玩具,是有着妈妈体温的玩具,就像妈妈在身边的玩具,是一个替代的“母亲”。
温尼科特把这种玩具称作“过渡客体”,一个不能很好依恋的孩子是不能健康分离的,也不可能面对自己的人生路,而过渡客体起到了从依赖到分离的缓冲作用。
你让孩子坚强和勇敢,前提是要让他脆弱和胆怯有处安放,才可以在长大的某天,离开你,走向自己的人生,没有依恋就不会分离,不会分离就不会独立。
有个叫《爸爸的围巾》的绘本,一个小男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这条围巾,这是爸爸带过的,他认为这是条充满魔力的围巾,在他伤心时候带上它就会开心,在被小朋友欺负时带上它就会勇敢,在他一个人走夜路时,就不害怕……就像爸爸没有离开他,没有离开人世。
这个有些悲伤绘本里的围巾,就是个特别玩具,就是很好的“过渡客体”,它不仅是条围巾,在男孩心中,它就是爸爸,它里面有着温暖、力量、爱。从此小男孩世界中充满了色彩,不再是单一的灰色。
或许长大后这条围巾会变成别的什么,比如学习、工作、婚姻,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有着和围巾一样的感受,温暖、力量、爱,这就是好的过渡客体作用。
我游戏室中的孩子,有一半以上在和我工作了几次后,都会带着件特别的玩具,即使我的玩具足够多、足够好玩,这个玩具也会紧紧跟着他,或者就放在身边,那种感觉很有趣,就好像妈妈在身边,他才可以探索更加广阔的空间。
你会经常发现这样的场景:一帮孩子在游戏,总会回头看看妈妈、爸爸,然后再次转身继续玩,若妈妈暂时离开,小孩就没法专心游戏,甚至停止并开始哭喊,这里面牵扯到鲍比的依恋理论,一个稳定在场的妈妈,会增强孩子的安全感。
前提就是这个叫做妈妈的客体是稳定的,而不是抑郁的、冷漠的,若孩子曾经品尝过客体的不安全,他是没有办法发展的,或者发展的不健康,这些不安全感有很多面向,比如暴力、抛弃、离异、疾病、事故等。
这时就需要不断地把内心玩出来,并加以纠正、修改、补偿、控制,游戏意义就显示出来了,就好像成年人不断地诉说创伤,会发现自己便没那么痛苦了。
这里也有个前提,表达需要一个懂他的人,一个成年人不断地诉说只是宣泄,而真正发生改变的是说给懂他内心的人,否则就会变成祥林嫂。
孩子也是,玩出内心世界的矛盾和感受只是个步骤,关键是有个能读懂他游戏的人,这个人是个特别人,不像爸爸妈妈,也不像老师,他是一个稳定的玩伴,是一起探索世界的朋友,他是重要的“过渡客体”,他从那里获得了力量,然后就可以离开,面对自己的生活。
这个人就是儿童游戏治疗师,不是娱乐场的阿姨,也不是喂他食物的奶奶,是一个喂他力量的“特别的人”是个给他不一样体验的人,而这种体验,在现实中是缺失的或不被允许的。
每个人的世界都有“过渡客体”存在,或许是你的乡愁、是首老歌、是本书、是部电影,或是家名字叫做“妈妈的味道”的菜馆。
记得有次我去外地出差3个月,最后几天很想念家人,恰好在街边碰见一个家乡菜馆,老板也是同乡,那顿饭吃的特别踏实。
在心理层面,这些都是特别的玩具,一种特殊游戏,它们把你的幻想和现实进行了链接,把你的内心进行整合,让你不再孤独,让你的情感有处安放,让你有种活生生的存在感。
他们都是“过渡客体”。
未完待续。
如果仍未收到红姐反对公开发表此系列稿件的音频或视频声明,本系列稿将很快放出终结篇,详细剖析红姐的心灵世界,直撼每个人的人心。
敬请期待第4篇:从过渡客体到真正客体--红姐的赌瘾之四。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深圳龙华三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