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三和  三和大神  高傲妹  林晓  高傲  三和红姐  基佬  小黑
三和大神网

不由你开始可由你结束的家族链——红姐(9)

不由你开始可由你结束的家族链——红姐(9

 

陈勇回来了,红姐要走了。

三和,这个行为失调、心理异常者低成本的聚集和寄养基地,翻开了新的一页。

红姐通过离开三和这个仪式,向心理学通告了她48年自我疗愈的部分成果,她自体的重建可能达到了一定的硬度,可以离开三和这个不可言喻的临时母体,接受今后生命过程适当的冲击,向母体之外寻找和体验新的生活。

 

陈勇先生才刚刚开始。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需要的仅仅是十几、二十次的超短程精神分析初步救援(只需要打开他部分未完成心结,余下自我疗愈或可延后治疗)!

深圳时价约500~1000/50分钟,而他现在是支付不起这个费用的!

 

可不可以筹建一个学生救援组,由当地某些慈善机构(比如李连杰壹基金办事处)牵线深圳大中专院校心理系精神分析、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学生,向愿意接受援助的三和大神挂账或免费提供心理支持?

 

本篇为红姐系列第9篇——终结篇。

 

红姐篇(8)空缺,待老哥我与红姐音频联系或面谈后再发稿。主要是必须向红姐确认她的经历、事件,及取得她的授权。

红姐篇(8)的关键词是:恐惧、愤怒、羞耻感、亲密关系、自我界限、投射、移情、转向自身、认同、自我功能抑制、反向形成家庭排列

 

9篇开始。

1

 [一个真实的家族链故事]

每一个变态行为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未被识别的家族链。

 

每一个大神的产生,都被认为是一个孤例。

可惜它不是孤例。它不是偶然,是人类大脑驱动程序的必然。

只有到某一代人因为识别而起义,斩断家族链之后,他/她的下一代才回归正常。

 

故事从大约1942年说起。

这一年,在一个偏僻的山村,一个男人A的妻子B生下了他的第5个女儿G。之前他们一共生了4个女儿CDEF

1945年, 未满12岁的C,被A的亲哥哥Z强奸并浸死在(农村)粪池中。

次年或当年,Z因此罪行被枪决。

 

A在约40多岁的年龄、以病故的名义离世。

这是事件的梗概。2018年,大部分知情人均已辞世,在世者均避谈此事不愿提及,或因旧观念或因羞耻感或因痛苦、或因其它甚至利益冲突。

 

未知Z为何如此变态和凶残!!!

也未知A在此案中的角色,甚至未知其真实死因。

 

C已被杀害。AB的后4个女儿——DEFG,在老年期均出现精神、心理和生理异常,其实在童年、青年、成年一定出现了异常,但未被识别。

 

G瘫痪在床20多年,现仍在世未身故。

G拒绝承认自己有心病。称自己无法查明生物学病因的瘫痪为怪病。

 

DEFG的子女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异常。

G4个子女KLMN均出现严重异常。

 

KLMN几十年来,一直遭受其母亲G的精神入侵、心理劫持、情感绑架和语言恐吓,痛不欲生同时不明就里。

 

没有人将这些事件串联在一起。

直至L因被“三和综合症”折磨数十年、转而在网络上自学精神分析。

 

没错,L就是老哥我。

 

我的兄弟姐妹全部饱受“三和综合症”折磨数十年!

 

但我的外婆B疑似正常,至少在我未发现异常,家父或他人也从未提及异常。

B应该知道真相,但已经在20多年前辞世,享龄60余岁。外婆安息!!!

 

几十年来,从未有人向我提供真相。而我在约6-7岁时就觉察自己可能不正常,因为那时我频做恶梦且酷爱幻想。而幻想是逃避现实的心理防御机制之一。

 

每当我三更半夜做恶梦惊叫、抽搐、击打的时候,外婆唯一的驱魔方式是提起一个尿桶奋力地泼向农村家门口那棵柿子树上。

 

这个仪式从来没有驱散掉我心中的恶魔,成年后2030多岁时,我一样做恶梦,一样在恶梦里惊叫、抽搐、击打,然后汗水淋漓地惊醒。

 

因为这个恶魔,在我的潜意识里,其实是我的母亲。我从未识别出来,直至我看到了武志红老师在B站的一节课才惊觉。

 

如果没有外婆当年那个驱魔仪式,我想自己活不到今天。当我第一次瘫痪在东莞4年的时候,在心中有一个念想“外婆会保佑我、支撑我熬下去的”。

 

这个念想支撑着我熬到了挖掘真相的今天。

 

[心中恶魔的投射-完美的客体关系解释]

在我母亲的眼中,也许我并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心中的那个恶魔,她把那个恶魔的影像投射在我的身上,并试图控制我,以控制那个恶魔。

 

因为她拒绝谈及此题,所以我不确定这个恶魔,是杀害她姐姐的凶手Z,还是她的亲生父亲/我的外公A、抑或我外婆B

 

但不管怎样,她在我们兄弟姐妹4人身上数十年地投射了这个恶魔的影像,数几十年地对我们进行精神入侵、心理劫持、情感绑架和语言恐吓。

 

她是我们的精神强奸犯。

她成为了我们心中的恶魔。

 

童年的我内心不能整合这个母亲恶魔,结婚后我将这个恶魔的形象投射到我妻子身上,甚至我的子女身上,和上司、领导、客户身上,严重地影响了我的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和职场关系。(内化客体的外射)

 

直至我第2次瘫痪。

这时我已不在广东,但只要心是大神,天涯海角都可以瘫痪,如同宋总宋法人。

我真的希望宋总(宋春江先生),这次来三亚不是来瘫痪的,是来疗伤的,最低限度至少是来瘫痪兼疗伤的。

 

红姐的故事,不会离老哥这个版本偏离太多,一样是养育者间接或直接的问题,而她的养育者的问题,也一定是她的养育者的养育者的问题。

 

大神们的问题也都会是这样,只是一个识别或未被识别的问题而已。

 

为人父母者不能给自己的子女以鼓励的爱的支撑,相反以指责、辱骂的方式转移自己的精神心理压力,会在婴童的内心世界形成一个大“黑洞”,造成大脑的神经学损伤。

 

因为儿童大脑逻辑区在12岁后才发育完善,在此年龄之前,他们无法深入理解父母或其它重要他人行为的原因,会感到自己被伤害,却没有足够能力与之抗衡,产生无力感、无助感,从而形成创伤。

 

这是一个精神心理代际传递的家族链问题。

 

客体关系理论

从客体关系理论,不知G内化的客体是Z(反同形成),还是A(可能她认为A在此案件中严重失职,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或者其它)。然后她不断地向外投射,指责、企图控制投射物,给自己的家庭——给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子女带来灾难并拒绝承认真相

 

当我几十年后过海翻山越岭去追查事件,村庄的每个人都拒绝面对真相,拒绝相信真相,拒绝告知真相,包括且不限于我四代亲属关系之外的精神异常事件。这近乎是一个邪恶的自私的变态的村庄,我童年时并不收集到这些情况,但当时每次年节返村省亲时内心都有一种怪怪的诡异的感觉,少年外地求学时每月中巴车必经这个村庄的路口时也都有怪怪的诡异的感觉,直至现在仍有。

 

这是一件严重的精神创伤事件,并沿着家族的线路传递了下来。整个家族链条上,没有人愿意作出精神心理上的个人牺牲,不停地向她的下一代转移和宣泄这种精神心理上的压力和暗黑的能量。

 

一个人没有能力阻挡自己的出生,也没有能力阻挡自己的死亡,但可以阻挡变态的传递。需要的只是觉醒——潜意识意识化。

 

在那些动乱的年代(内战、文G),每个人为了生存下去,退行至畜生层次,不择手段,丧尽天良。这些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我收集了部分网络案例并进行分析,比如西安杨丽娟、沈阳大力哥等,还超越自己能力为网上一个病友作精神分析…...得出了很多“惊人”的结论。

 

不由你开始可由你结束的家族链——红姐(9)

 

不知道专业受训的心理医生从我的字里行间,又对我得出什么结论?

20年前我瘫痪了4年,现在我已瘫痪了2年,会不会有第3次瘫痪——在20年后?我心中未完成的心结是否已全部打开?我的下一代是否……?

 

2

 [自我的来源]

一个人健康自我的来源,来自三个部分婴幼期的健康养育成年期理想自我的逐步实现客体爱的满足。

 

红姐的儿童期,没有来自内化的原始客体(即养育者)正确的能量,成年后社会生存压力的挤压,以及婚姻关系的破碎,就象最后一根稻草压垮骆驼的背,击溃了红姐的自我防线,让她耗费后来数十年的时间去重寻客体和再建自我。

 

我也一样,大神们也都一样。

我们沦为大神,是因为以上3全部出现了问题。童年不正常、理想不能实施,也没有爱。

 

童年的记忆已经经变成了潜意识,唯一能做的是尽可能的把潜意识意识化,把那些未完成的心结意识化。

 

理想不能实施,可以降低自己的理想,兼或同时提高自己的能力——自己不会是超人,但至少不是社会的渣滓。

 

没有爱,只有先付出爱,先爱自己,再爱别人——一个成年男人去爱一个成年女人或一个父亲去爱自己的子女。

 

一个人的人格结构,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但可能在短期内去寻求到一种与自己的人格特点冲突较小的生活途径。这样可以减少与周围环境的冲突产生的痛苦,以及减少给周围环境带来的麻烦,处理得当,随着时间个人人格的某些异常有可能得到部分修正。

 

与一般人群相比,人格障碍者更有可能曾被父母忽视、更有可能有过多个养育者,更多的经历父母离异、死亡,或童年创伤等。

 

客体关系认为,童年期的负面经历使个体形成了脆弱的自我,导致他们做事需要反复确认以打消疑虑。他们频繁地使用一种称为分裂的防御机制,把物体要么分为全是好的,要么全是坏的,结果就不能将自己或他人的积极与消极方面综合为一个整体。不能理解自己和他人的矛盾性成分,导致他们很难调节情绪,时而认为这个世界完美无缺,时而糟糕至极

 

认知理论认为,负面的童年经历会转化为一种关于自我认同及他人关系的适应不良的图式。这些图式包括:认为我是坏孩子从而导致自我惩罚;认为没有人会喜欢我从而导致避免亲密接触;以及相信我一个人做不了从而导致过分依赖。通过操作性条件反射也会习得自残,如运用自残来恐吓并成功地控制了别人。另一方面,缺乏其他应对资源(没钱没背景没能力)也意味着,人格障碍者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仍会使用这一策略。

 

 3

[左右为难中的撕裂--变态、不认同与向外投射]

如何识别你心中的未完成心结?

在你童年0-6岁月时,那个有恩于你的、同时又让你心理全身不舒服的,极有可能就是你心理的凶手,向你的内心去寻找到TA,把它意识化。

 

这个人一定侵犯了你的自我界限,侵犯了你独立自我生存的能力,破坏了你的认知能力把他/她从你的内心挖掘出来,识别他/她,把他/她从你的内心驱赶出去。

 

不论这个人是你的生身父母、养父母、继父母,还是其它重要他人。

不论这个人如何对你有恩。

你一日不驱除出去,潜意识饱受的心灵折磨就永无停歇的一天。

你向外的投射,其实就是驱赶的路径之一—这不过是错误的、南辕北辙、刻舟求剑式的路径。

正确的路径是把它意识化。

你的内心不再有这个人,就不会再有TA的影子的向外投射,你看世界的影像就会不一样。

 

你看世界的影像不一样,你的生活就会不一样。

 

让你的生活与以前不一样,是此系列文的终极目标。

 

 

为防跨》省查水>表,本文故事发生年份、人物关系、年龄已作技术处理。

感谢精神分析这几年在天.朝大陆的广泛传播,让老哥我从困境中解脱。

本篇观点来源:武志红、曾奇峰、马克·沃林恩(Mark Wolynn)、伯特·海灵格(Bert Hellinger)等。

全稿完。(共9篇,发表缺第8篇,第8篇发表未定)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深圳龙华三和